1 2019/8/8 下午 02:34:09

東亞人口服抗血小板藥物反應異於歐美人 台研究防出血建議用藥準則

(關鍵字: 心肌梗塞 , 血栓 , 心臟支架 , 狹心症 , 急性冠心症 , 陳鉞忠

對於急性冠心症,或進行心臟支架置放術後的患者來說,口服抗血小板藥物P2Y12接受體抑制劑,是後續治療非常重要的藥物之一。然而,近期有不少研究發現,東亞人種因體質特殊,對口服抗血小板藥物反應多異於歐美人。

因此,雖然台灣採用的醫療準則大多以歐美為主,但由於歐美與東亞洲人體質仍存在一定差異,故在實際治療上仍會採用,針對台灣國人進行的研究證據,以及鄰近國家醫療準則,做為主要參考。

常見口服抗血小板藥物分3類 歐美認定位階大不同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心臟內科陳鉞忠主任表示,口服抗血小板藥物P2Y12接受體抑制劑,一般在急性冠心症或支架置放術後合併阿斯匹靈使用;傳統P2Y12接受體抑制劑為「保栓通(clopidogrel;商品名plavix)」,新一代的抑制劑則包括「百無凝(ticagrelor;商品名brilinta)」與「抑凝安(prasugrel;商品名efient)」。

目前新一代P2Y12接受體抑制劑的適應症均為急性冠心症才使用,抑凝安則需急性冠心症同時接受經皮介入手術後使用;歐洲心臟學會制定的急性冠心症醫療準則,幾乎都把新一代抑制劑的位階提升於保栓通之上,而大多的美國心臟學會準則把三種藥物位階視同相等。

口服抗血小板藥物P2Y12接受體抑制劑是否發揮作用?血小板反應度是關鍵

但到底醫師要怎麼知道,口服抗血小板藥物P2Y12接受體抑制劑是否發揮預期作用呢?陳鉞忠主任指出,血小板反應度(PRU)是監測P2Y12接受體抑制劑使用效果的工具,目前也是全世界最常用於評估該藥物治療效果的參考標準。

研究已經證實,PRU數值的高低與主要臨床心血管事件的發生率有關!當PRU過低,容易合併臨床出血;而PRU過高,表示對藥物反應不佳,容易引起血栓或相關急性冠心症。

保栓通、百無凝、抑凝安用藥怎麼挑?台日研究解答

可是,偏偏東亞人種體質相當特別,普遍對傳統保栓通反應不佳,根據文獻記載,高血小板反應度機率白種人平均約10~30%,而東亞人則高達50~60%(韓國的研究比例59.4%)。然而,即便東亞人對藥物反應不佳,白種人於支架置入術一年內,血管栓塞比率卻反而高於東亞人(一年內支架內血栓比例:中國大陸:0.43%,日本:0.5%,歐洲:1.7%)。

因此,2014年時韓國鄭楊勳醫師(Jeong Young-Hoon)提出東亞悖論(East Asia Paradox)的觀念,提議把東亞洲人的高血小板反應度定義往上。同年世界心臟基金會也提出,關於亞洲人使用P2Y12接受體抑制劑的共識,針對該類藥物使用,應不應以同一種準則全世界一體通用的論題,也開啟後續有不同反思與建議的相關研究。

不過,根據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心臟內科於2018年11月於《美國心血管藥物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Cardiovascular Drugs)所發表的,台灣人使用保栓通與百無凝於穩定性狹心症支架置放後血小板反應度相關的研究結果卻顯示,一個月內保栓通高血小板反應的比率高達64~85%,可一個月後則跟白種人比率差不多,因此東亞悖論似乎僅在第一個月適用。

另外一個值得觀察的重點是,對台灣人於百無凝的敏感度非常高,造成PRU的過低比率高達38~60%,這個研究結果跟日本於2015年發表的PHILO研究類似;使用抑凝安也有類似百無凝造成之過度血小板抑制的現象,可能是因爲東亞洲人比白種人多了30~47%活性代謝物。日本於2018年發表的JCS準則建議,除非有使用保栓通或抑凝安的禁忌症,才建議用百無凝。

預防患者的高血小板反應 台日研究建議是…

既然如此,但醫師又該如何改善這一個月內,患者的高血小板反應問題呢?北市聯醫仁愛院區心臟內科團隊提出,在傳統阿斯匹靈加保栓通外,加入普達(cilostazol,商品名pletaal)可有效改善PRU過高、又不會導致過低的困擾(團隊並未把抑凝安納入研究組合)。

而日本於2014年七月發表的PRASFIT-ACS9研究也提出另一個有效方案,即是使用1/3劑量的抑凝安來取代保栓通(西方建議劑量為60毫克負荷量,之後每日10毫克;日本建議20毫克負荷量,之後每日3.75毫克),不論對於血小板反應、主要臨床心血管事件或出血機率均略勝於保栓通。

目前低劑量的抑凝安是日本使用主流,根據日本急性冠心症J-PCI五萬多人登錄資料,使用抑凝安比率為66.0%、保栓通為19.5%,而百無凝只有0.1%;2018年JCS推薦低劑量抑凝安與保栓通於急性冠心症接受介入治療術後的位階相等。

此外,雖然目前歐美心臟學會不建議使用抑凝安於非急性冠心症支架置放術後,然而日本目前醫療界卻常使用低劑量抑凝安於常規穩定性狹心症支架置放術後,根據2014年PROSFIT-elective11與2019年PROSFIT-practice I/II12研究,3個月追蹤主要臨床心血管事件1.4%、出血機率1.1%,與台灣登錄的資料相比甚至較少(主要臨床心血管事件2.7%、出血機率1.8%)。

亞洲人體質異於歐美 實際治療應以國內研究、鄰近國家醫療準則為主較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亞洲患者ST段抬高型心肌梗塞(STEMI)較為常見,而STEMI患者之心導管攝影顯示又以完全性阻塞為主,這是否暗示積極的抗血小板藥物組合比較適用於亞洲人之急性冠心症疾病,或用於作為高心血管風險病患之次級預防(secondary prevention),而非使用於穩定型狹心症接受支架置放之病患?目前仍待更多的研究證據。

因此,陳鉞忠主任表示,雖然綜合以上所述,台灣採用的醫療準則大多以歐美為主,然而歐美與東亞洲人體質存在著差異。故根據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心臟內科研究證據與鄰近國家醫療準則,保栓通的使用還是主流,針對一個月內支架置入或高風險的病患,可以採納日本JCS的建議使用低劑量抑凝安;至於百無凝的使用則須審慎,而且也宜降低使用劑量比較合適,這些建議,可以提供未來國內專家在制定相關準則時參考。

對於急性冠心症,或進行心臟支架置放術後的患者來說,口服抗血小板藥物P2Y12接受體抑制劑,是後續治療非常重要的藥物之一。
對於急性冠心症,或進行心臟支架置放術後的患者來說,口服抗血小板藥物P2Y12接受體抑制劑,是後續治療非常重要的藥物之一。
血小板反應度(PRU)是監測P2Y12接受體抑制劑使用效果的工具,目前也是全世界最常用於評估該藥物治療效果的參考標準。
血小板反應度(PRU)是監測P2Y12接受體抑制劑使用效果的工具,目前也是全世界最常用於評估該藥物治療效果的參考標準。
研究已經證實,PRU數值的高低與主要臨床心血管事件的發生率有關!當PRU過低,容易合併臨床出血;而PRU過高,表示對藥物反應不佳,容易引起血栓或相關急性冠心症。
研究已經證實,PRU數值的高低與主要臨床心血管事件的發生率有關!當PRU過低,容易合併臨床出血;而PRU過高,表示對藥物反應不佳,容易引起血栓或相關急性冠心症。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心臟內科陳鉞忠主任表示,綜合以上所述,因歐美與東亞洲人體質存在著差異,所以治療方針也會有所不同。(圖片/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提供)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心臟內科陳鉞忠主任表示,綜合以上所述,因歐美與東亞洲人體質存在著差異,所以治療方針也會有所不同。(圖片/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提供)
吃出好氣色

吃出好氣色

愛美也要擁有小確幸,這樣吃,由內美到外!

沉默的殺手-胰臟癌

沉默的殺手-胰臟癌

發生率=死亡率?是什麼讓胰臟癌這麼可怕

小心肝!遠離肝癌致病因素

小心肝!遠離肝癌致病因素

了解成因與症狀,拒絕成為肝苦人。

少吃是瘦身唯一路徑?

少吃是瘦身唯一路徑?

除了少吃,更要知道「這樣吃」才健康!

健康報馬仔

教你這招練出馬甲線

教你這招練出馬甲線

全世界都很夯的壺鈴運動,讓健身教練帶你一起 one more two more

晨起做這個的好處

晨起做這個的好處

早上做這件事,讓身體各功能慢慢醒來

日式炸豬排配高麗菜!

日式炸豬排配高麗菜!

10萬個為什麼~你知道日式炸豬排一定要配高麗菜絲嗎? 答案在這

你是哪種族群看更多>